2017年8月9日 星期三

高等教育的跨文化交流 - 《信報財經新聞》


C04  |   優質教育  |   教育講論  |   By 梁亦華  |   2017-07-29

高等教育的跨文化交流

踏入暑假,各大學海外招生程序也塵埃落定。據估計,來年多達18000名內地學生即將來港負笈升學。學生多元化,自然為各院校的國際排名帶來不少分數,但這同時也帶來種種挑戰,例如學生之間各自抱團,缺乏互動;中港學生缺乏理解,相互標籤。這些日積月累的隔閡,往往發展成更大的衝突,例如課堂授課語言之爭、學生會競選時環繞候選人背景的陰謀論等。中港兩地學生同文同種,為何彼此間存在如此差異?作為教育工作者,我們又可如何促進彼此融合,讓學生多元成為香港教育的真正優勢?

在跨文化交流的研究中,語言一直是焦點所在,也是各院校對內地學生支援的重要環節,畢竟語言是有效溝通的先決。在粵語學習方面,粵語軟實力為內地生提供了很強的學習動機。不少本土研究指出,不少內地生欣賞粵語及其背後的軟實力,儘管港人對自己電視劇、歌曲等諸多批評,但在內地年輕一代眼中,粵語代表着活力和潮流,或套用他們的話語——很「洋氣」。

看港劇學粵語

有趣的是,研究指出內地學生學習粵語的最主要渠道是看TVB劇集,以及中港學生配對的學長計劃(Mentoring programme),官方的粵語課堂只提供入門基礎,粵語水平主要還是看應用機會。此外,針對交流過程的研究顯示,粵語水平高低並非主要障礙,有時反而是本地生的語言選用,即香港學生自動以普通話回應(即使其普通話水平僅屬一般),大大減少了內地生使用粵語的機會。

語言應用,是跨文化交流的另一研究焦點,亦揭示了內地學生所遭遇的另一難題:文化差異,這對粵語為母語的內地學生尤為明顯。他們與本土學生使用粵語共同語言,也不乏互動機會,但最後往往難以深交,只與內地群體抱團。

這些中港差異不一定是主流社會所強調的:對民主自由的體會、對佔中的同情、對六四事件的理解等,中港雙方都了解這些敏感點,亦無意涉足,相對而言,中港文化差異卻更多是日常生活細節的選擇與態度。最常見的文化差異,在於求學態度方面。研究顯示,內地生認為香港學生逃課多、學習不認真、小組課業不負責任;本地生視內地生為學霸,只懂讀書而不懂享受生活,話題只環繞學習,與他們同組無異是辛苦自己。兩者的差異,正正原於兩者對大學生活的期望不同,而這些既定的族群定型,很大程度限制了中港學生的友誼起始,也促使雙方物以類聚,各自抱團。

第二種差異,在於話題發展方面。不少內地朋友表示,與本地學生的友誼通常留於表面,聊天所涉及的,多是資訊性內容或事實陳述,對於家庭與戀愛關係、自身情緒等均深藏不露;相對而言,內地學生的話題禁區比香港學生少,多只限於個人金錢或財產狀況。研究指出,話題披露的深淺與廣度,往往與其成長的文化背景相關。如不契合,便可能引來「對方欠缺誠意」的誤解,阻礙友誼發展。

文化「統一」?

從上可見,中港雙方均有學習對方母語的動機,故融合的最大障礙並非語言,反而是雙方的文化和價值觀差異。要促進中港融合,我們未必要把香港建成「文化熔爐」,把不同文化「統一」起來。反之,我們更應從包容心態着手,讓雙方始於理解,終於尊重,面對不同文化並存時,能踏出自己的安全區(comfort zone),多欣賞對方的優點,多理解對方的文化習慣與特質,這才能讓大學校園真正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