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0日 星期二

威權式宣傳與本土思潮 -《教協報》

近日議員宣誓事件引起各界關注。相對以往社運分子,年輕一代對祖國更冷漠。不少人納罕︰為何回歸後年輕一代對祖國的歸屬感,反而倒退?

要回答這問題,便需了解國民教育與身份認間的關係。學者Max Weber指出,建立國民身份認同的關鍵在於︰一、權力威望(power prestige),即透過組織成就確立權力合法性;二、文化威望(cultural prestige),即透過歷史訴說和文化傳承,確立權力合法性。

回歸之前,身份認同是避之則吉的議題,蓋因身份認同必涉及向誰效忠的問題,亦否定港英合法性。故港英以文化取向為主,強調香港傳承著與中國不同的正統文化;回歸以後,官方卻轉移至權威取向。如邀請宇航員、金牌運動員訪港等,均展現強大經濟、體育及科技實力。可是威權式宣的效力主要視乎兩點︰一、受眾會否把自身利益與國家前途掛勾;二、受眾對經濟利益有多重視。

針對前者,不少人把香港過去成就歸因於「發國難財」,即韓戰引致國際禁運、文革十年浩劫等。背後潛台詞是︰中港屬零和,而非互補關係。中國越強大,香港越易被邊緣化;針對後者,年輕一代普遍不愁衣食,卻更著重文化軟實力,偏偏這方面是中國的軟肋。近年抗戰史被內地媒體任意篡改,孔子學院效益成疑,孔子和平獎更淪為笑柄,致使回歸多年,年輕一代還未產生預期的民族凝聚力。

誠如作家Eldridge Cleaver所言︰「你不是答案的一部分,便是問題的一部分」(You either have to be part of the solution, or you’re going to be part of the problem)。威權式宣傳,正是本土思潮日趨盛行的原因。我們該如何讓孩子感受中港融合是機遇,而非威脅?如何訴說血濃於水、文化同源的故事,讓下一代凝聚於共同民族記憶之下?這實是我們需要共同關注的課題。



梁亦華(2017.01.09)︰威權式宣傳與本土思潮,《教協報》,666,P4。
https://www.hkptu.org/ptunews/33086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