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1日 星期四

補習利與弊 -《蘋果日報》

日前沙田一所有名氣的補習社招生,吸引數百家長通宵輪候。對此,有人歸咎於近年「贏在起跑線」的競爭風氣,亦有人認為這源自家長重視操練的傳統思維。然而,數十年前的教育制度更是考試主導,競爭與操練更為重要,何以今天的補習風氣卻遠超當年?過度補習除了影響學習動機以外,又有着甚麼副作用?

過去補習對學生而言是負面標籤,它多集中於成績稍遜的學生,以協助他們追上課程。補習以學校課程為主,故被不少學者稱為影子教育(Shadow Education);然而自九十年代初多所大型連鎖補習社出現以後,補習便不再是負面標籤,而是被塑造成為應試而設,幫助尖子脫穎而出的額外學習,內容更多是應試技巧、操練試題、甚至猜估來年考題等。在「求學不是求分數」的口號下,應試技巧和操練幾乎被視為課程禁忌,日校教師即使知道其重要性,亦難以在緊密的課程中騰出空間。亦因此,近年補習教育已再非主流教育的影子,而是彌補着學校課程不能(或不願)照顧的應試缺口。

對學生而言,補習教育的存在有其必要性,然而補習是否科種越多,時間越長便越好?外國的量化研究指出,補習教育對數理科的正面影響遠超語文科,對成績稍遜學生的幫助亦較為顯著;筆者去年的研究亦發現,在小學階段,一對一的私人輔導較能幫助成績稍遜學生。換句話說,家長以量為目標,把地獄式操練的痛苦與將來成就掛鈎,忽略學生自身需要,實在不理性,如忽視學生承受能力,則更可能打擊他們的學習動機。

除此以外,西方研究亦指出過度補習存在着一些成績以外的副作用。對學生而言,一些研究指出強調試卷操練較少為學生提供廣闊的知識基礎,令課程變得狹窄。另一方面,考試為本的教學方針較強調學生的無條件服從,對發展學生自信、創意與學習自主性存在負面影響;對學校而言,由於學生在接受日校課程之前已接觸相關知識和應試技巧,這可能會降低學生的課堂投入度,教師更難以要求學生服從他們的判斷和建議,從而影響教育效能。

所謂過猶不及,補習某程度上有助學生了解課程內容,提升考試成績,但過度補習亦會帶來不能預計的副作用。再者,補習只能針對學業,孩子卻可能有着藝術、音樂等天賦,讀書卻相對平庸。家長如期待着孩子全方位優秀而作地獄式催谷,只是以生命折磨生命而已。其實父母對子女的愛不能只是鞭策,摒棄全面優異的虛妄,接納孩子的短處,引導他們發揮所長,累積更多成功經驗,建立足夠自信。對孩子而言,這才是小學階段最重要的目標。

梁亦華(2015.05.21)︰補習利與弊,《蘋果日報》,A17,論壇。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50521/19155233


2015年5月9日 星期六

後李光耀時代之新加坡教育 -《教協報》

早前新加坡國父李光耀病逝,其生前政治與外交成就受到輿論推崇,亦有不少人提出「向新加坡學習」的主張。其實新加坡的教育也是相當傑出的,新加坡國立大學是東南亞地區的尖端學府,新加坡學生在PISA各項成績也力壓香港,排名全球第二。然而為什麼新加坡教育政策卻未如芬蘭或英美般受各地學者所推崇仿效?後李光耀時代的新加坡教育又何去何從?

新加坡擁有東南亞地區的尖端學府,該國學生在PISA各項成績也力壓香港。可是新加坡的教育政策卻未如芬蘭或英美般受各地學者所推崇仿效?究其原因,在於它部分教育理念與體制跟國際主流並不相同。

教育理念方面,眾所周知,新加坡厲行精英教育與優生學,學生在小學階段便以語言作三向分流,其結果直接影響孩子升學前途;畢業後,政府會以獎金及稅務優惠鼓勵大學以上學歷者結婚生育。可見,新加坡教育並非為了培訓人力資源,解決貧富不均,反而教育在新加坡是獎勵的一種,人們要先證明自己是優才,才能享受教育及種種額外福利,這在追求教育均等、有教無類的教育工作者眼中是難以接受的。

教育定位方面,新加坡教育的主要目標從來不為啟蒙或文化承傳,而是配合國家管治的工具之一。以華語教學為例,六七十年代的華語學校被視為傳播革命思想溫床,一直被打壓及邊緣化;直至近年中國經濟起飛後,國民的中文水平被視為保持新加坡競爭力的重要關鍵,遂又重新發展;高等教育方面,新加坡的資訊科技、理工及商科的發展蓬勃,學術水平處於世界前列,然而文史哲學科卻未受到同等重視。歷史告訴我們,擁有超卓的科學成就,而欠缺獨立思考與批判能力的民族,如二戰前的納粹德國、日本等,對人類文明可能弊多於利。

教育管理方面,儘管新加坡近年設有獨立學校,給予學校管理者一定的自主權,然而這種行政去中央化之主要目標在於提高效率和靈活性,而非提升教師的專業自主。教師以公務員,而非專業人士的身份提供服務,教育部依舊全面而準確地指導教育發展,進行精細縝密的管理。此體制的好處是顯而易見的,就是政策效率較高,免去議而不決的漫長過程,可是一旦主事者從海外引入錯誤的改革措施,學界便難以回應。

回顧過去一世紀,留日派魯迅、錢玄同等所倡議的漢字拉丁化改革、美國六十年代極端進步主義的新數學運動(New Math Movement)、英國九十年代的目標為本課程等,當時均以「進步」名義風行各地,事後均以失敗告終。如缺乏教師的專業意見制衡,再好的教育體系也會被盲動改革一朝破壞。

新加坡教育之成就,在於政府及領導者卓有遠見,而事實證明李光耀是一名傑出的領導者。可是在追求成功之餘,中央集權,為國家而生的教育體制能否幫助新加坡避免失敗?抑或讓人民依賴二代明君,便能再創盛世?這將會是新加坡的重要挑戰。

https://www.hkptu.org/125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