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6日 星期日

起跑線前的競賽 - 《信報財經新聞》

踏入秋冬,正是眾幼稚園向家長發布訊息,準備招生的季節。日前有報章指,部分幼稚園課本雜費高達6,000多元,亦有部分收取5,000元的茶點費,引起各界關注。然而,如果社會認為幼稚園書簿雜費比中學更多並不合理,那麼每年從3萬元到7萬元學費不等,堪比自費博士課程的幼兒班(Nursery Class)又如何呢?

自從八十年代教育局把學前教育定位為「理想而非必需」(desirable but not essential)以來,幼稚園的營運一直處於放任自流的狀態。雖然2007年學券制為不少幼稚園提供補助,但政府對於學前教育的整體規管並不嚴密。近年不少幼稚園,尤其一些著名的學校便針對三歲以下幼童開設天價N班、PN班(Pre-nurseryClass),以至遊戲組(Playgroup),大打擦邊球。由於這些課程不屬正規學制,故一直被視為學校向社區提供的市場服務,由家長自願購買,不受相關部門監管。

有人認為,N班課程可有可無,家長們盡可拒絕申請,但問題是著名的幼稚園K1(幼兒班)學位有限,少部分更坦承會優先取錄自己學校的N班學生。雖然不少開辦N班的幼稚園聲稱K1錄取是「按學生面試表現」,但面試結果極為主觀,家長又能否真的不「另購保險」?

類似情況在內地可謂司空見慣。現時北京、上海等地的著名中學流行開辦所謂「占坑班」,即初中階段之前的學習培訓班,該些培訓班還根據學校知名度,被家長分為「金坑」、「銀坑」、「土坑」和「糞坑」不同等級。名校培訓班往往學額有限,學生競爭極為激烈,從學業、金錢、關係手段,明裏暗裏招數盡出,只為成功占坑,確保子女前程。亂象橫生下,即使國務院教育部如何強調就近入學,廢除書面式家課,甚至強令小四以下不得進行任何的統一考試,內地學生壓力依舊有增無減,這正因學生的競爭戰場早已移師至學校之外。

內地學生在起跑線前已競爭劇烈,香港如雨後春筍的N 班、PN 班等,正是內地「占坑競賽」的幼稚園版。與內地不同的是,學前兒童幾乎無力接受教育,沒有多少個人績效可供評估,是以學生能否順利「占坑」,基本上全視乎家長的財力與家境。這些偏重世襲取向(Ascription Orientation),而非績效取向(Achievement Orientation)的競爭選拔,正是侵害教育均等,阻止基層孩子憑個人努力向上流動的障礙。

梁亦華(2013.10.6)︰起跑線前的競賽,《信報財經新聞》,C04,優質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