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19日 星期五

還看鐵娘子歷史 新自由主義與教育改革 -《信報財經新聞》

 一代領袖戴卓爾夫人病逝,引起了社會各界的討論。媒體集中討論於她生前的政治或外交成就,尤其是八十年代初有關香港前途的中英談判種種細節。其實戴卓爾夫人所提倡的新自由主義,讓自由市場原則滲透於公務員體系、醫療,乃至教育等各個公營部門。如今回憶鐵娘子的從政生涯,當然少不了還看她對香港教育生態的深遠影響……

眾所周知,八九十年代香港學校管理的改革措施眾多,校本管理與法團校董會等,注重問責與透明度的爭議措施均始於1992年的公營服務改革。事實上,這亦源於八十年代戴卓爾夫人所提倡的,強調市場價值與績效責任的新自由主義。

對小部分尸位素餐的職員,這些市場化的評核準則是鞭策他們與時俱進的原動力,可是過猶不及的話,它便會形成捨本逐末的績效主義,其遺禍亦極為深遠。以筆者較熟悉的教育範疇為例,不少學校把學生的奪A率、交流外訪,甚至探訪老人院等義務課餘活動製成種種量化統計表列,旁邊更附上強迫性的「學生感言」佐證,旨在向公眾顯示它的辦學成效。

奪獎成績變指標

除了這些被刻意製造的「績效」外,學生奪獎數量亦成為辦學績效的競爭指標。為求增加獲獎機會,一些學校已無所不用其極。以上月香港花展所舉辦的「學童繪畫比賽」為例,部分學生在現場所繪畫的花朵與花展毫無關係,更多是事先由藝術科老師監督操練,臨場再依樣畫葫蘆的作品。至於比賽能否如舉辦單位聲稱,能「提高同學對愛護植物和自然環境的意識」,早已無關宏旨。

新自由主義另一理念是「去中央化」,亦即把公營服務私營化,以保持政府最低限度參與自由市場運作。在教育範疇中的具體措施中,正是直資學校成立與發展。1980年起,英國政府便繞過教師與學者主導的地方教育局(Local Education Authority, LEA),直接撥款予民間團體創建新校,更直接資助三萬名學生入讀私校。

1988 年,戴卓爾夫人政府以促進教育多元為名,進一步鼓勵學校脫離地方教育局控制,加入按額資助的中央經費補助學校(Grant Maintained Schools, GMS)行列,把教師與學者的主導權收歸國有。


為校譽篩選學生

市場取代教師與學者的專業判斷後,不少學校的精力改而投放於如何取悅市場及爭取工商業捐款,而非教與學之上。而一些香港直資計劃所出現的問題,如名校貴族化、擇優擇富而教的問題,在英國同樣嚴重,反正這些通過嚴格入學篩選的學生,不管教學質素如何,亦能在公開試奪取佳績,維持學校名聲。這些學生篩選不止限於少數名校,有本港研究顯示,成績稍遜的直資學校寧願吸納新移民、少數族裔學生,甚至智障學生,亦不願有操行問題的第三組別學生入學,以免影響校譽。

誠然,新自由主義的教育改革成功停止了無節制的福利主義與工會運動,可是亦把無止境競爭與績效至上的市場模式帶進教育之中。為求績效,師生被迫把精力投放於有市場價值的活動之中,學習過程與學生興趣成為次要考慮;為求校譽,學校變成傾向教「好學生」,而並非教好「學生」。新自由主義對學校、教師與學生均有不同程度的副作用,更是現今不少教師壓力過大、師生不務正業的問題來源。雖然華人社會有「死者為大」的傳統,可是港人對鐵娘子生前成就,實不必給予過高評價。


梁亦華(2013.4.20)︰還看鐵娘子歷史 新自由主義與教育改革,《信報財經新聞》,C03,優質教育。
http://www.hkej.com/template/dailynews/jsp/detail.jsp?dnews_id=3685&cat_id=9&title_id=592441&rtd=53217

2013年4月14日 星期日

誤信教育排名榜 如盲人瞎馬 - 《香港經濟日報》

  近年,西方報章充斥不同類型的國際教育排名榜,本港大學亦有學系加入戰團,搶佔發言空間。年初,香港大學便聯同某國際機構發表名為「PIRLS 2011」的比較研究報告,指出香港學生閱讀能力名列前茅,教育局吳局長隨即欣然撰文,引用一連串國際性研究,證明為香港教育體系與學生表現卓越。可是這些教育排名的可信度如何?教育各界持份者,又應如何看待這些多不勝數的教育排名榜?

打破排名迷思 勿選擇性偏信

  如果比較這些國際教育排名榜,我們不難發現,當中結果往往不盡一致,有時甚至完全相反。以閱讀興趣為例,PIRLS 2011指出港生閱讀動機在排名榜中敬陪末席,有學者隨即提出意見,認為家長不應強迫學生閱讀云云。可是2009年「學生能力國際評估計劃」(PISA)*的統計卻顯示,80.5%受訪的香港學生表示享受閱讀,於38個國家中排名第6,同時亦是全球閱讀興趣增長第二高速的地區。至於眾所稱道的芬蘭及美國,則分別排名17與33。

  誠然,PIRLS數據比PISA更新,可是PISA的認受性卻是眾所周知,到底兩者誰更接近現實?多年來港人總是相信數字多於文字,相信洋專家多於本地學者,可是如教育局選擇性偏信某些象牙塔學者,只以部分信效成疑的排行榜來作決定未來教育改革方向,實無異於盲人瞎馬。

肯定自己優勢 勝以排名問責

  再者,即使是同一排名榜,其信效度又是否可靠?也不盡然。以泰晤士報高等教育的QS(Quacquarelli Symonds)大學排名榜為例,2004年馬來亞大學(Universiti Malaya)的排名高至89,3年後馬大排名卻跌至200以外,當年馬大校長更因此不獲續約,曾引發學界一陣熱議。可是筆者一位來自馬來西亞的學者朋友卻指出,馬大的教研質素根本沒有重大改變,只是因為QS評分委員會之前把馬大校內華人學生視作海外學生,在國際化一欄帶來不少分數,後來QS修改標準,馬大被打回原狀而已。如套用於香港高等教育多年來的「國際化」成就,狀況何其相似。

  誠如局長所言,學生成就得到國際肯定固然欣喜,可是偶有誤差也不必太敏感,繼而大幅改革,更不需要像回歸初年般,總是以成為亞洲「紐倫港」為目標。只有肯定自己的文化優勢,以積極支援,而非擴大問責的態度來推動教育政策,香港必能取長補短,繼續發揮「筷子文化圈」文化優勢。

*OECD(2010). PISA 2009 Results: Learning Trends:Changes in Student Performance Since 2000 (Volume V)http://dx.doi.org/10.1787/9789264091580-en


梁亦華(2013.4.13)︰誤信教育排名榜 如盲人瞎馬,《經濟日報》,國是港事,A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