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11日 星期一

直資「擇富而教」 孩子選擇更少 - 《經濟日報》

直資「擇富而教」 孩子選擇更少


每年6月,是眾多父母為即將入讀小學的孩子憂心的日子。對中產及基層父母而言,優質教育被視為階級上流的重要關鍵。名校直資化的憂慮,令學生於幼稚園,以致學前階段已展開激烈競爭。有人認為這放棄了香港數十年來對教育均等的堅持,有人卻認為獎助學金已解決學生貧富懸殊的憂慮。到底獎助學金能否解決教育機會不均的問題?直資學校與優質學位又是否對等?

以吸家長為本 外行凌駕內行

直資學校源於1988年的直接資助計劃(Direct Subsidy Scheme),計劃中的按額撥款模式被視為增加家長選擇、改善學校質素與提供多元化教育的靈丹妙藥。誠然,十年以來教育模式隨直資計劃百花齊放,國際文憑課程、高中職業導向課程、內地大學先修課程等,不一而足,然而不少直資學校學費驚人,部分更高達每年5萬元以上。高昂的學費加上收生的絕對主導權,讓學校能堂而皇之「擇富而教」。如此孩子的選擇到底是增加還是減少了?

此外,直資計劃以競爭而非校際合作來提升教育質素,競爭勝負的量度標準是家長選校意願,從而讓未受專業訓練的家長成為主導校政的指揮棒,教師們被迫從「授課員」成為「售貨員」。為了生存,不少教師只能放棄教育專業的理想與堅持,改以「顧客」喜好為優先考慮,又或為吸引更多「客源」,被迫把精力投放於增進校譽的宣傳公關、豪華遊學團或奪取獎項等非教學事務之上。這種外行凌駕內行、鼓勵不務正業的市場導向,又怎能提升教學質素呢?

再者,為求向社會交出亮麗的成績單,學校又會否把成績略遜的學生摒諸門外,以騰出學額收取優材生?過去便曾有某中學以申請「未具備條件」為由,拒絕小學部廿多名學生升讀中一,不少家長便曾如此質疑學校通過行政手段擇優,以致擇富而教,校內學生對助學金自然零需求。根據教育市場下的彈性資源調撥原則,無人申請的獎助學金自能申請挪作他用。


倡津校轉型前 政府應「想一想」

面對直資貴族化的指摘,教育局總舉出一些免學費的直資學校為例,指出「不是所有直資都是貴族直資」,故直資計劃不存在教育不均等問題。可是「所有直資學校是名校」,與「大部分名校都直資化」是兩個不同概念,教育局着力否定前者,家長的憂慮卻是後者,雙方風馬牛地對峙多年,均等成疑的直資計劃則繼續高速發展。

現時直資學校數目約佔學校總數的一成多,故問題尚未廣受關注,但隨着愈來愈多津貼名校變直資,直資叩門潮將日趨增加,以上問題亦會愈發明顯。總括而言,直資的出現為基礎教育帶來了多元化發展,卻犧牲了教育均等這數十年來賴以維持社會和諧的關鍵。政府在積極鼓勵更多名校轉型之前,是否應先正視以上種種問題?

梁亦華(2012.6.9)︰直資「擇富而教」 孩子選擇更少,《經濟日報》
http://www.hket.com/eti/article/7f0053dd-6018-4ace-a060-b654f7a0f852-766463

基準試與教師專業性 - 《星島日報》

教師語文能力評核是在學師訓學生及社會人士投身語文教育的必經門檻。日前考評局公布教師基準試成績,英語聽講讀寫等科及格率連創新低,成為不少人質疑教師語文能力的有力依據。筆者每年看見類似報道均不禁納罕,一門專業考試的及格率偏低,為甚麼會成為一個需要社會關注的「問題」,甚或成為質疑從業者專業性的議論依據?

對任何專業而言,專業資格考試是分隔從業者與外行人的主要篩選門檻。觀乎另一專業──醫學界的「香港醫務委員會執業資格試」,其「專業知識考試」及「臨牀考試」兩卷考生及格率均低至三成,在某些年份更不足一成考生及格,當中更不乏來自英美等先進國家的執業醫生。極低的及格率正正反映的是醫學界入職評核的嚴謹程度,以及醫生牌照的專業性,但這極低的及格率在公眾的心目中,卻從來沒有成為一個「問題」。

回顧獅子山下年代,猶記得當時全港只有兩所大學,僧多粥少之下,大學入學試的及格率一直徘徊於百分之三左右,然而筆者卻未有聽聞有人認為該年代畢業生的學術水平低於現今港孩一代。當年即使未能跨進大學門檻的中學畢業生,依然不乏才俊,造就香港數十年來享譽全球的經濟成就。

相對而言,自教師基準試成立以來,社會對基準試結果報道多聚焦於考生的不及格率,而非及格率;亦喜引用數據與考卷例子,數算歷屆考生表現又如何未如人意。那麼筆者不禁要問:難道教師基準試的及格率達百分百,教師的專業性才會受到肯定?如此邏輯,恍如相關部門以校園驗毒零發現,當作驗毒計畫的成效大事宣傳般一樣反智。


梁亦華(2012.6.11)︰基準試與教師專業性 ,《星島日報》,F04,教育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