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18日 星期日

盲從愉快學習 埋沒學生潛能 -《經濟日報》

盲從愉快學習 埋沒學生潛能

近日,被廉署通緝多時的臻美校監終於被拘捕歸案,標誌着這場擾攘多年的鬧劇接近尾聲。臻美事件除了揭發出直資計劃監管不嚴外,也揭示了盲目追求零壓力、「愉快學習」學習模式的後果。

所謂愉快學習是指從學習過程中得到成功和滿足感。十年教改以來,教育學者不斷提出摒棄威權式教學傳統,提倡愉快學習的改革目標,可是不少人一知半解,只盲目追求愉快學習的經驗和氣氛,以減低學生壓力,更視之為辦學的最高原則,卻不理會學生變「愉快」的原因。到底學生是因為不用默書、不用上課而愉快?還是因發現新知識,又或得到分數的肯定而愉快?旁人卻甚少關注。

取消分數 尖子失競爭目標

以標榜愉快學習,曾名噪一時的臻美學校為例,校內語文科沒有任何默書與假期課業,每年只有兩次與升班與否關係不大、毫無壓力的校內評估。學生既欠求學態度的訓練、亦欠師長權威的模範下,多年來沉溺於漫無目標的「自由」中。直至辦學者被通緝,臻美夢破以後,久處於禁室培育的學生面對艱澀難明的新高中課程,根本無力與外界競爭,更難以突破文憑考試的升學樽頸,慘成被犧牲的實驗品。

臻美的例子可能略嫌極端,可是「愉快學習」早已成為教師的當然責任,其源頭可追溯自70年代推行的9年強迫教育,即拒絕承認學校中存在一些極度無心向學,暫時不願留在學校或類似建制之下的學生。

為求讓學生的專注力多停留幾秒,教師備課時猶如準備一節「歡樂今宵」,小丑雜耍、有獎遊戲等層出不窮,似乞求多於教學,呈現一片「君不君,臣不臣,子不子」的課室亂象。以往用於秩序控制的嚴厲指令與訓斥,如今卻被成為秩序失控,教師失職的罪徵。

除日常教與學受「愉快學習」所影響外,校內考試亦被視為加重學生壓力的元兇,其角色和升學篩選功能被日漸弱化。誠然,取消分數或等級會減低弱者所承受的標籤效應,可是對優秀學生而言,欠缺比較的學習生活卻令他們出現目標真空,欠缺競爭和進取之心,放任惰性蔓延;對弱勢學生而言,他們了解學校為減低失敗機會,接受被特意裁剪的簡化課程,可是避免失敗以後,是否等同得到愉快,提升了學習自信?

「有愉快無學習」 西方亦見弊端

中大教育心理學教授侯傑泰指出,學生不一定會因「加大龍門」而提升「入球」的學習興趣。對學生而言,在這份「與別不同」的試卷合格不算甚麼,不合格則更是奇恥大辱。這類課程剪裁不但不會提升學生的自信,更反過來剝削他們獲取成功與滿足感的機會。

子曰︰「愛之,能勿勞乎?忠焉,能勿誨乎?」要下一代成才,應讓他們在沒有競爭的禁室培育中愉快到底,還是讓他們在失敗和挫折的風雨中茁壯成長?近年西方學界已開始注意無壓力學習的弊端,日本和不少歐美國家都來中國取經,參考怎樣改變「有愉快無學習」的混亂局面,重振學生對知識的尊重。言必英美的教育決策者們,又會否嘗試欣賞我們遠勝歐美的傳統學習模式?



梁亦華(2011.9.17)︰〈盲從愉快學習 埋沒學生潛能〉,《經濟日報》,國是港事,A27。‏
http://www.hket.com/eti/article/dda2ba2d-059c-4d0f-b2d5-15598160deca-423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