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14日 星期四

教科書與教育市場化 - 《信報財經新聞》

教科書與教育市場化

過去一周,教科書出版商宣布新學年教科書加價,同時拒絕分拆書本與教材出售,教育局在輿論壓力下亦寸土不讓,官商之間呈現少見的膠着狀態。社會多數輿論雖然指摘出版商不是,然而,此類贈品的出現,除了出版商主動提供外,眾多學校其實也須承擔部分責任。

教科書商對教育局提出「專款購置教材」的建議,正好點出了今天教科書書價高昂的關鍵所在——一筆過撥款經常給學校挪作他用。自教改以來,教育局對學校的各類資助逐漸以「一筆過撥款」方式發放。

為了榨取更多資源,學校會舉辦種種吸引收生的社區活動,校方在校舍工程、電腦設備,以至教師薪津等各方面,均傾向以價低者得的方式,又或以贈品多少來訂定合約。教材和電子光碟、批改課業服務、電子白板等,只是出版商能夠量化的贈品之一,其他如教科書編著者的排序、代校邀請知名人士作演講嘉賓等無形交易,更是業界為奪得合約而不得不遵從的潛規則。

在一筆過撥款的影響下,與學校的關係千絲萬縷的並不止於出版商。不少校服公司為了承辦學生的校服合約,被迫贈送全校的班長章、領袖生肩帶,以至全校工友的制服。至於飯盒供應商為了得到承辦合約,也被迫接受不少無理要求,輕者提供全校教職員的免費飯盒、每次開放日的飲品茶點;重者則要承擔桌椅、風扇、空調等食堂維修費用,甚或獎學金、校慶廣告費、校刊印刷等與膳食毫無關連的不合理要求。連校服和膳食的質素也不再是選擇供應商的首要條件,更不用說慷他人之慨的價錢問題了。

當然,除市場為本的學校以外,競爭激烈的營商環境,令出版商不得不參與建立這套根深柢固的潛規則。教科書改版頻仍,為把利潤擴大,無不以印刷豪華、包裝精美的精裝書取代實而不華的平裝版,此舉與近年豪宅群那華而不實的巨型窗台和數十萬呎會所有異曲同工之妙。遺憾的是,教科書買家(家長)有付鈔的責任,卻沒選擇的權利,只能硬生生接受他者所指定的豪華套裝。

誠然,教育市場化屬大勢所趨,可是教科書的特殊性質不屬傳統定義的「市場商品」,而學校、家長與學生也各自分擔「消費者」的部分角色。在教育盲目引入市場競爭機制,不一定令質素有所提升,只可能會產生更多意想不到的問題。教科書的風波或可憑一紙指引或行政命令得到解決,可是這教育市場化的思維,實有檢討的必要。


梁亦華(2011.4.15)︰教科書與教育市場化,《信報財經新聞》,P21。